您的位置: 鄂尔多斯信息港 > 生活

金诚集团困局,80后创始人被抓,熟读法律为何终深陷监狱?

发布时间:2019-05-17 15:34:22

杭州拱墅区登云路43号的金诚大厦,是金诚集团的总部所在地。

这几天,金诚集团却并不平静。

4月28日,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蒋雪琦等多位高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警方抓获。

浙江的财富管理机构金诚集团崩塌了。

01

去年4月,浙江证监局在对金诚集团进行专项检查时,金诚集团拒不配合。

证监局工作人员在拷贝笔记本电脑数据时,个别员工出现了未予及时配合的情形。

这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同月,金诚财富陷入首次兑付危机。

大量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开始出现延期兑付的情第六届中国机器人峰会丨自主智能成为机器人未来发展方向况。

同时因信用问题,公司无法获得贷款,至此金诚集团真正陷入“流动性困局”。

在爆出兑付危机之后,金诚集团重组、展期动作不断。

但公司流动性仍未恢复,投资人依旧拿不到钱。

金诚集团是PPP模式的典型代表,PPP模式,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是一种鼓励民营资本、私营企业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合作模式。

这种模式的初衷是让民间资本参与基建项目,同时降低地方债,然而,这种模式也成了“庞氏骗局”的高发地。

金诚集团曾对外宣称,在2018年10月,公司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与政府项目签约总量超5700亿元。

一家成立仅仅1年左右的公司,如怎么会有这么多政府订单?

A股市场上,与金诚集团一样同为PPP模式的华夏幸福、东方园林年均新增订单金额,在上市公司中排名居前。

数据显示,2017年,新增签约投资额1650.6亿,同比增长47%。

东方园林2017年项目合计中标金额为763.21亿元,同比增长83.29%。

这随即引社会发公众对PPP模式的怀疑。

以太湖人鱼小镇为例,金诚集团将与无锡滨湖区政府合作,共同打造特色小镇项目“太湖人鱼小镇”。

此项目是以互动型VR游戏为主题的超级乐园,计划总投资200亿元,总用地面积1258亩、总建筑面积约160万方。

然而,在财政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PPP项目库,并没有查询到人鱼小镇项目。

同时PPP监管自2017年起日益趋严,利润空间下降,黑箱操作减少。

2019年初,证监局暂停金诚的基金销售业务。

这导致投资者数次上访。

金诚集团位于杭州大关核心区的地标建筑金诚之星已经停工,包括汨罗江端午文化产业园在内的PPP项目几乎尽数停摆,金诚许多员工被放假或裁员。

回顾金诚迅速倒闭的结局,我们可以看到PPP项目周期太长斐济航空即将成为A350XWB宽体飞机运营商,私募基金通常无法在一个基金存续周期内完成资金回收。

所以多个基金前后滚动撑完一个项目周期,是行业内基金公司常用的方法。

从架构来说,该架构不完全合规,但是不违法并且非常有效。

所以冻结基金销售资格六个月带来的后果是:基金可能无法完成滚动交替。

该问题都将导致先行基金无法兑付。

在兵荒马乱的2018,产品展期兑付意味着什么?

投资人、公司团队的信任问题,间接的导致投资人的流失,而投资人流失又将加重基金滚动的困难。

一旦趋势产生,这就是一个无解的困局。

金诚集团的危机已经显而易见:主营业务面临缩水、利润空间遭遇两头压迫。

02

一个公司的失败有时是行业不景气,但有时来自高层的作死。

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曾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

2016年3月,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

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

员工们掰着指头数一下,接近百亿。

2016年5月,金诚控股借壳上市,涨势如虹。

但在知乎中,有金诚集团的员工爆料,其内部的管理相当混乱和荒诞。

作为金诚集团的员工需要每天做太古操,一个姿势摆在那里五分钟不动,美其名曰为了身体健康。

员工流动性强,入职满一年才能有10000金诚币,但做满一年的人少之又少。

金诚币只能用于金诚业态内消费。

例如食堂吃饭,金诚的食堂是金诚自营的,入职年需要自己充值金诚币吃饭。

这个操作实在惊人。

韦杰在内部被称为韦董,喜爱个人演讲。

演红米发布旗舰手机预告 证实新机配升降摄像头讲会强制全体员工自费买门票,门票价格98-598元,自费支付交通费用。

2017年9月26日到10月25日,韦杰先后在香港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首尔大学、东京大学等高校进行“个人全球巡回演讲”。

韦杰在杭州广厦体育馆举行个人演讲会时,除了员工被强制参加,为了凑人数,还花钱找了一群工人。

两个员工也曾因没给韦董打招呼就被开除。

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的韦杰,对外宣称是浙江大学法学硕士,但其实是远程教育学院。

韦杰在2005年完成浙江大学三年远程学习课,才取得了法律学士学位。

尽管他曾经做过律师,但终身陷囹圄。

与其类似,还有草根金服的金律师,他是投案自首的。

去年7月底爆出逾期后,草根投资创始人金忠栲一直坚持不清盘,核心企业展期三个月,甚至还声称继续执行上市计划。

就在去年10月18日,草根投资还在官网发布了草根投资用户利益保障机制。

然而,心急如焚的投资人等了近3个月后,已经逐渐失去耐心。

投资人维权群里,有人甚至将金忠栲女儿读书的私立学校等材料查了出来,并扬言要去学校贴大字报。

金律师一直强调会给出兑付方案,草根投资的资产也足够覆盖债务,但始终未有实质行动。

熟读法律的金融从业者,终都齐聚监狱。

03

2018年,投资行业暴雷的寒潮遍布全国。

在P2P 行业,浙江省以81家平台暴雷的记录,成为此次雷潮中中国暴雷平台多省份。

而其省会城市杭州共有69家平台暴雷,这一数字相当于6-7月暴雷潮中全国暴雷平台总数量的四分之一,杭州也因此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雷都”。

浙江省个体经营和小微企业数量众多,对于资金的需求旺盛。

据不完全统计,2015 年浙江省平台借款成交量达 95. 75亿元,全国平均成交量 771. 41 亿 元,浙江省占全国同期成交量的12. 41% 。

中国 P2P 网络借贷发展时间相对较短,目前缺少针对 P2P 网络借贷的法律条文和相关规范,所以 P2P 网络借贷只能参照已有的民间借贷的法律条文及相关规范。

浙江民间借贷活跃,P2P 平台质量上参差不齐,频繁出问题的原因,主要由于曾经行业目前处于 “三无”状态,即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监管机构。

其大部分的模式基本没有逃过吴英的模式,作为吴英的老乡韦杰也拆东墙补西墙。

想当初,吴英起初是欠款1400万,为了弥补这个窟窿,她向几个人借了5000万去注册一堆公司,可为了补上这个5000万,他又从十几个人那里借到7个多亿。

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首先是偿还旧债,前面那些欠款的本金,然后是支付高额利息。

结果案发时亏空3.8亿。

全盛时期杭州拥有318家P2P网“救横店”的将是谁?贷平台,截至8月15日可确认为正常运营的仅存114家。

来到两大体育场,有难友称此为新时期的"难民营",这里聚集了从全国涌入杭州报案、找说法的投资人。

同病相怜的大家在这里抱团取暖。 为了节省成本,一位维权者晚上找了家80元一宿的小旅馆住下,并非单人间,而是6个人挤在一起,一打听,全是P2P投资人来维权的。

体面和尊严,在雷潮之下,与失去的积蓄相比,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

无论是P2P还是私募,都有风险。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告诫投资者:对于非法金融,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2019荔枝声音节5月18日开幕 洛天依、边江、贰婶等强势助阵春季房展观察:北京楼市成交平淡 本地参展项目锐减旅客在深圳机场可体验“5G+4K”直播跑道飞机起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