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外围女的自述15岁出道曾经月收入百万

2018-10-28 12:01:02

外围女的自述:15岁出道 曾经月收入百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因为海天盛筵事件“外围女”已成为敏感词,也是作为性工作者的一个新的类别,在她们背后更是权钱色高度互补的一个神秘地带。凤凰娱记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到所谓的“外围圈”,先后联系了86位外围女,绝大部分都是对恶言相向,只有五位愿意接受采访,但真正只有一个愿意公开露面,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一位自称吕欣潼的女孩。

在沟通过程中,她说担心自己因泄露太多圈里的秘密而被圈里排斥,但为能成为话题人物还是让她选择了铤而走险。

根据吕欣潼自己的讲述,她在整个外围圈里属于上游工作者,月收入稳定维系在40到50万元,生意的时候甚至可以月入百万,这个收入级别不仅远远超过许多尚未成星的艺人,还几乎与部分国企高管的年薪等同。上游的外围女大多只接“万起”(五位数以上)的单子,小单会发给新入行的姐妹,赚取其中的中介费用,她们行里称为‘水钱’。但与上述描述不符的是,吕欣潼号称前不久以3000元的价格为某位男星提供了服务,凤凰娱乐问她原因,她说自己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吕欣潼自称19岁,入行4年,属于圈里前辈级人物。或许过多的风尘经历使她看起来要比这个年龄大一些,或许19岁也只是她对外的一个广告,用她自己的话说,“干这一行,就是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吕欣潼说自己“入行”前曾是天上人间的舞者,2010年5月,天上人间被查封,而她也刚刚跳了半年,随后她在姐妹的介绍下加入了外围的行列。采访中,她并未透露天上人间这段经历与她如今的职业有着怎样的关系,她的入行原因很简单——“因为来钱快”,吕欣潼说。

吕欣潼说她对金钱的占有欲并非源自贫苦,她在上学的时候,每个月就有几千元的生活费,对于想要的东西分分钟即可得到,因为出手大方,同学也都愿意跟她一块玩。对于这样一个生活富足的人来说,她次做外围的酬劳显然并不具有太强的吸引力,除去给介绍她客户的姐妹1000元的“水钱”,剩下的2000元她也没有什么报复性的消费,“就放在包里吃饭什么的,然后钱越挣越多,都放在钱包里面,等着一起去存。”“也就一两个月,我就赚了十万块钱存上了。”那时,她刚刚十五岁。

吕欣潼曾用过一个名字叫做林薇儿,“林薇儿在圈里已经很有名了,但是也很烂,所以我想换一个名字”。在她眼里,名字、故乡、经历都是可以随着需要而更改的,甚至面孔也一样,外围女有着很高的整容率,她自己也即将去韩国,弄一个时髦的、尖尖的下巴。目的只有一个,她希望能招揽更多的生意,身价和客人都会多一些,她认为因“海天盛筵”成名的某个外围女就是很好的例子。当问她,火了之后如何面对家里人时,她表示到时候会说这些采访都是胡说的,全是为了炒作。随后又补充道,“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如果在意的话,我就不会来接受你们的采访了。因为我不在意,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自己开心就好了,我管那么多干嘛”。但在采访中,她不止一次强调,她其实还是非常在乎父母的,尤其是母亲。

她对自己母亲的形容是女强人,殷实的家境让她的童年比同龄的孩子丰富很多。“我从小就跳舞,吹长笛,我吹了五年,小的时候英语特别好,口语特别好,上小学我就把《少儿剑桥》、《成人剑桥》、《新概念》都学了,小学的时候就可以达到了大学的水平。”可能由于职业的习惯,她对自己童年的记忆也多与金钱所绑定,“我妈没少花钱培养我,花很多钱去找老师,我吹长笛的时候,一个小时就几百块,你想想,那是很多年前,那时候一个月才能挣多少钱,就花很多钱来培养我,而且会找中央乐团的老师来辅导我,接触一些很高的人来教我、辅导我”。但是自从来北京之后,她没有再向母亲要过钱,而她的母亲也从来没有过问过她的职业。她说自己在青岛买了套价值一千多万的房子,只是因为小时候和母亲曾在那生活过一段时间。“我想赚很多钱,来让自己跟我妈妈过更好的生活,我只是想让家里人,想让我妈生活得好就可以了,我们生活得好就可以了,就这样子”。

共有2页12下一页

劈裂器
交投绿城明珠国际
双螺栓管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