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尔多斯信息港 > 军事

夜宴左氏庄全诗翻译赏析

发布时间:2019-04-10 22:10:07

“林风纤月落,衣露净琴张。”这两句是说,林中风起,初月已落,晚间操琴,夜露沾湿了衣服。月落露浓,净琴始奏,入夜方饮之象,紧切“夜宴”之题,意韵独佳,措语工绝。

杜甫《夜宴左氏庄》

林风纤月落,衣露静琴张。

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注释

纤月:初月

①吴均诗:“林疏风至少。”谢朓诗:“疏芜散风林。”《杜臆》谓林 风与,衣露相偶。鳌按:林风则微,风林则大,只颠倒一字,而轻重 不同。古诗:“两头纤纤月初生。”张绰诗:“云表挂纤月。”

②《说苑》:“孺子操弹于后园,露沾其衣。”或以衣为琴衣,非是。 谢朓诗:“静琴怆复伤。”《诗》:“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③李百药诗:“暗水急还流。”庾肩吾诗:“向岭分花径。”

④梁简文帝《神山寺碑》:“照影春星。”张伯复《诗话》:“春星带 草堂”,古今传为佳句,只一带字,便点出空中景象。如“玉绳低建 章”,低字亦然。带,拖带也。《北山移文》:“草堂之灵。”

⑤江淹《伤友人赋》:“共检兮洛书。”

⑥吴咏,谓诗客作吴音。

⑦《史记》:范蠡乘扁舟,游五湖。

译文

风林树叶簌簌作响,一痕纤月坠落西山。弹琴僻静之处,清露沾衣。黑暗中涧水傍着花径流过,泠泠之声盈耳。春星灿烂,夜空犹如透明的屏幕,映带出草堂剪影。烧烛检书,奇文共赏,疑义相析;看剑饮杯,激起我满腔的壮志豪情。写就新诗,忽闻传来吴音吟咏,又勾起了我前几年泛舟江南的回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赏析:

《夜宴左氏庄》是唐代诗人杜甫所作的诗词之一。《夜宴左氏庄》全诗取象自然而脱俗,林风、纤月、湛露、净琴、暗水、花径、春星、草堂,使诗篇透着隐隐的生气和散着丝丝的野趣;而叙事如检书、看剑、引杯、咏诗,又不辜负风月,极切于情景,可谓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毕具;不单如此,再经由杜甫笔夺造化的炼字工夫,用“落、张、流、带”等字将上述意象巧妙地点缀联接,不觉句句清新逼人,妙不可言;而末一联杜甫又用含蓄不尽的笔法点出自我感受,既应景又情真意切,自然容易引起读者共鸣,不禁陶醉在全诗的和谐之美中。

(一)“林风纤月落,衣露净琴张。”

自然而脱俗,上句点明夜景,下句紧承宴事,意象和谐而又形容妥帖。“林风”有本作“风林”,《杜臆》以与下文“衣露”相偶之故,认为当作“林风”,《杜诗详注》更以说理加以论证:“‘林风’相微,‘风林’则大,只颠倒一字,而轻重不同”,大约是说作“风林”的话会妨害意境的和谐,叨扰春夜的静谧,又和“纤月”等意象有失协调,这些论断是合理且中肯的。另外,杜甫还有“湖月林风相与清”(《书堂既夜饮复邀李尚书下马月下赋绝句》)的诗句,也是夜宴情景,以“林风”、“湖月”对举,考虑到诗人的思维习惯,或可作为“林风”的佐证。纤月,《杜工部草堂诗笺》注曰:“新月也。古乐府:‘两头纤纤月初生’,鲍照《玩月诗》:‘始见西南楼,纤纤如玉钩’”,如此则是月初新生的月牙儿,黄昏而生,所以才能中夜而落。成善楷判断该诗写的是早景(《杜诗详注》),就不仅颠倒了时序,亦且错会了诗意,他由此生发的别解,颇乖诗义,容我们下文再辨。正如黄生所云“夜景有月易佳,无月难佳,按此偏于无月中领趣”(同上),即是全诗所描写的是夜景而非早景之意。

衣露,一般解为中夜露下沾衣,《说苑》有“孺子操弹于后园,露沾其衣”的典故,联系到弹琴事,杜甫或正用此事,但也让人极易联想到《诗经》中“胡为乎中露”(《诗经·邶风·式微》)的诗句。露能沾衣,可知湛露其繁,时当春夜,或可拟于李白“春风拂槛露华浓”的景象,但生机略似,杜诗则多一种简素。净琴,一作静琴。《诗经》有“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诗经·郑风·女曰鸡鸣》),谢朓也有诗云:“静瑟怆复伤[i]”(《谢宣城集·奉和随王殿下·其六》),似乎作“静琴”才是,意为静好之琴,但我个人是喜欢“净”字的,“静琴”虽然多有援典,但“净琴”也不妨为杜甫别出心裁。“净琴”让人很自然有一种联想,素琴横陈,曲如山泉,潺湲叮咚泻出幽谷,顿时脆响盈耳,清新扑面。且杜甫又是极钟爱“净”字的,诗如“明涵客衣净”(《太平寺泉眼》)、“天宇清霜净”(《九日杨奉先会白水崔明府》)、“雨洗娟娟净”(《严郑公宅同咏竹》)等,都是他用“净”字的出色例证。张,鼓弹的意思,又像是设势,同时巧妙地点出了夜宴的开始。一个“张”字,不待言曲而音声之妙已浃人情思,李白有诗“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听蜀僧濬弹琴》)。“张”与“挥”字一般,不仅形象妙肖,而且意味无穷,让读者顿生无限遐想,似乎身临其境。首联干净洗练,一段雅致,在林风、纤月的映衬下,在中庭静夜悠扬的琴声里,油然升起。

(二)“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如果说首联意境超然、高蹈尘外的话,颌联则涉笔成趣,翩接人间。当夜而能辨出“暗水”,应当是闻其淙淙细流之声;而“花径”为黑暗所遮没,也是非其芬芳馥郁之气所不能察觉到的,暗水流花径,虽然不言声味,而声味隐然毕现。纤月既落,春星当繁,“满天星斗焕文章”,自然会有星垂檐低的错觉,一个“带”字,被杜甫锤炼得精当熨帖,妙义入神。张伯复《诗话》云:“‘春星带草堂’,古今传为佳句,只一‘带’字,便点出空中景象,如‘玉绳低建章’,‘低’字亦然。带,拖带也。”然而承上文成善楷误以为是早晨而对“带”字别有新解,他认为“带”当读为“ ”,音义同“逝”,流逝而去的意思,盖谓黎明时分,月落星沉,虽似也合文意,但颇违春水繁星的意境。“带”字含义,且如《吴都赋》“带朝夕之濬池,佩长洲之茂苑”,李善注云:“带、佩,犹近也”,而杜甫又有“翳翳月沉雾,辉辉星近楼”(《不寐》)的诗句,那么“带”约略可以训为“近”的意思,描绘的是星垂接宇的景象线绳价格
。“带”的这种用法在杜诗中还有诸如“ 江城带素月”(《听杨氏歌》)等,也可知杜甫是惯常这样描写和表现的。春星带草堂,作为诗人的主观感受,描绘的是灿烂星空笼罩下的奇幻夜景: 暗水, 溶溶脉脉地沿着花径流转; 春星, 辉辉煌煌地映带着茅椽草堂,全联正如黄生所评:“上句妙在一‘ 暗’字,觉水声之入耳”,“下句妙在一‘带’字,觉星光之遥映。”(《杜诗详注》)杜甫选取这样的情景和物象形诸笔端,不仅雅致非常,而且野趣盎然。

(三)“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铺叙停当了,杜甫便转笔描写夜宴的场景,宾主雅宜,乐在其中。检书,大约是宾主赋诗而寻检书籍。之所以选取“检书”的意象,也许在应景的同时,杜甫也寄寓了自己的一种偏好和情趣,从杜诗喜欢用事我们可以推知杜甫十分看重才学,自然而不免热爱读书,“读书破万卷”(《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床上书连屋”(《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之一)等诗句都是他的自纪。这里清夜烧烛检书的意象,对读书人而言,有特殊的亲切感,四壁寂然,青灯黄卷,众人不堪其清冷落寞,读书人也不改其读书之乐,更何况与诸同志“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陶渊明集·移居·其一》)竹炭包品牌
,自然更是其乐融融,不觉烛短了,另外杜甫还有“晓漏追趋青琐闼,晴窗检点白云篇”的诗句,也足见他“检书”的乐趣。

看剑,有本作“煎茗”,一作“说剑”。作“煎茗”在格律上既不合乎平仄,在诗意上又与当句“引杯”有复,意境平常,当非杜甫原诗。作“说剑”则与《庄子》外篇《说剑》篇名有复,而杜甫此处似乎并非想用《庄子》的典故,当系后世传抄中浅人所臆改,我们但看杜诗其他篇目,可以得知杜甫实有中夜“看剑”的喜好,如《蕃剑》诗中描写道:“如何有奇怪,每夜吐光芒。虎气必腾上,龙身宁久藏?”在《夜》诗中又有“独坐亲雄剑,哀歌叹短衣”;在《重送刘判官》诗中又云:“经过辨丰剑,意气逐吴钩”;再到苏轼化用杜诗有“引杯看剑话偏长”的诗句,均表明当是“看剑”。杜甫所以喜好看剑,其实不难从他致君尧舜的抱负和其性格中慷慨磊落的特点看出,雄剑、虎气、龙身,未尝不是杜甫自况,虽是一介寒儒,但当其意兴勃发,便自有心雄万夫的气概,《杜诗详注》云:“因看剑而豪气生于此,快饮亦宜引杯长矣”,言颇中肯。至于清夜引杯,似乎是杜甫的一大嗜好,不见杜诗有“邻人有美酒,稚子夜能赊”(《遣意》)的句子吗? 酒兴偶动,便不可支,若遇贫困潦倒之际,自然难免“酒债寻常行处有”了,而检书论文看剑,又是无酒不欢的。诗酒流连,对于古代文士而言是极适意的享受,杜甫有诗:“何当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春日怀李白》);“说诗能累夜,醉酒或连朝”(《赠卢参谋》);“醒酒微风入,听诗静夜分”(《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之一),似乎以诗文侑觞,才能畅情恣性。而《新唐书》记载杜甫“放旷不自检”、“好论天下事”,那看剑引杯,不亦宜乎?

综观此联,上句检书恬淡虚静,下句看剑引杯挥洒灵动,读者细加品味,不觉夜宴气氛渐趋热烈,而宾主欢洽之情透在字间,“顾宸曰:一章之中,鼓琴看剑硅胶制品
,检书赋诗,乐事皆兴”(《杜诗详注》),正是此意。

(四)“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这当是夜宴赋诗,席上杜甫闻坐间有以吴音咏诗者,顿时勾念起自己不久之前泛舟吴越的记忆,即事兴感,遂命诗篇。731年(开元十九年),二十岁的杜甫开始了历时四年的吴越之游,他登金陵、下姑苏、渡浙江、游鉴湖、泛剡溪,历览了诸多名胜古迹,领略了江南水乡的无限秀美,反映在杜甫的诗篇如《壮游》,就用大量的笔墨来追忆吴越之游,且充满眷恋、略带遗憾,而想往之情不能自已,如“东下姑苏台,已具浮海航。到今有遗恨,不得穷扶桑”、“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再如《夜三首》之一写道:“向夜月休弦,灯花半委眠……暂忆江东鲙,兼怀雪下船”(《题郑监湖亭》),可知吴越之游给杜甫留下了多么美好而深刻的印象,或者简直可以说吴越已经成为他心中的一方乐土。此时此景此地,在相距千里的齐赵之地听到吴音吟哦,杜甫心中很自然地会油然升起一种异样的亲切感,而联想回忆起自己泛舟吴越的情景。《史记》有范蠡乘扁舟游五湖的故事,杜甫若心存此典故,大约也透露他委心自然、形神萧散的人生追求。

杜甫是有着极其敏锐心性的诗人,夜的宁谧让他更容易返观收视、心澄万虑而关注于自己的心灵世界。从他现存的诗篇我们可以看到杜甫有相当数量的作品是成于夜晚的,且多是名篇佳构,同时我们也可看出,在诸如“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旅夜书怀》)等气韵沉雄、意境广阔的诗句之外,杜甫又有更多如“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夜喜雨》)、“清夜沉沉动春酌,灯前细雨檐花落”(《醉时歌》)之类清新明快、含蓄隽永的诗句。如果说杜甫沉郁顿挫的风格源出他对家国命运深切的关注的话,那么在暂停白日的奔波劳碌,不见满眼破碎的山河,只有夜晚,才能让杜甫的苦闷和彷徨暂时得到解脱,才能流露出真的性情,“已拨形骸累,真为烂漫深。赋词新句稳,不觉自长吟”(《长吟》)。《夜宴左氏庄》作为杜甫早期的作品,更加不为忧愁和烦恼所累,尾联所反映的,也许正是杜甫自然流露出的向往自由的超脱心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